全站栏目导航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中国3D打印最新动态 > 阎焱:大基金进入3D打印时期尚不成熟
  • 中国3D打印最新动态

    阎焱:大基金进入3D打印时期尚不成熟

    www.3ddyjsw.com | 发布:10-20 | 编辑: 3D打印技术网 | [点击收藏本文]

          3月31日消息,2013中国IT领袖峰会在深圳举行,在“3D制造-产业重构与消费革命”的分论坛上,软银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称,3D打印是好技术,但不是完全颠覆性的,而是现有基础上的完善。         阎焱表示,3D打印技术已经存在十几年时间,一直受限于材料技术。目前很多场景下3D打印没有多大影响,最大的问题是材料不满足。人们讨论3D打印的时候,谈论比较多是某一些领域,但特点是相对比较小,用的耗材都是特殊耗材。         作为投资人,阎焱说目前的3d打印机应用非常有限,适合比较小的基金投入,大的基金进入时期不太成熟。         以下是文字实录:         刘二飞:阎焱是圈里最活跃的人,谈思路最大胆,我希望阎焱能有一个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说法。         阎焱:我可能是在座接触3D打印技术最早的人,我1998年就看到,在斯坦福大学的实验室里面,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。如果是革命技术,产业上很难说,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一定没有互联网大。让我想起很多年前DVD盘子出来的时候我们大声疾呼,一首歌曲、一部电影能够这么小的成本copy,对整个产业界会产生多大的影响?这些年我们发现社会不断进步,社会进步的同时版权也在大幅度进步,今年的中国版权保护比十几年进步很多。         刘二飞:你说是好技术,但不会引起好革命。         阎焱:制造业局部领域会有,像王冉讲过身体、器官的再造,结合干细胞技术很可能会产生革命,但很多场景下3D打印没有多大影响。现在应用最大是做首饰,我可以做一模一样的首饰,体积相对比较小。3D打印技术最大的问题是材料不满足,要打印大树没办再造,对size、材料的限制是到今天为止3D技术的应用限制非常、非常小。我不认为马上对产业会有革命性、风暴般的影响,但会逐步改变。像李耀讲的是对的,产品逐步提升、逐步加强,但它不像互联网技术、干细胞技术,深刻改变整个人类生存方式。         刘二飞:虽然没有对王冉、李耀的说法提出质疑,你说还有一点不一样,你说3D打印技术跟现有的生产制造业的补充和创新,不是完全颠覆性的革命。         阎焱:不是完全颠覆性的,是现有基础上的完善。         阎焱:为什么技术已经存在没有30年也有十几年时间,一下子起来了?有两个因素,一是因为材料技术,3D出现一是因为材料技术的突破,二是商业。我们知道彩色打印机出来以后我们也惊呼,彩色打印机、复印机出来,钞票不是被复印了?彩印慢慢在商业上可以接受成本了,3D也是这样的。有一个问题特别想提出来,在我们讨论3D技术的时候,在中国特别容易出现一个问题,我们热衷于讨论一些现象的时候把最重要的东西忽略了。我们说到材料的问题,大家现在都在欢呼中国的卫星上天、导弹技术、火箭技术,但是大家有没有看到我们中国在常规的飞行武器上,在飞机上,我们现在大部分先进的东西还是要从国外进口。其中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发动机技术一直不能过关。大家不知道我们的主力轰炸机轰16,轰16用的发动机还是苏联50年代的发动机,其中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我们在引进所有发动机技术的同时,我们的材料、钢过不了关,因为在中国到目前为止没有一款发动机能够适用于航空。我们现在天天在嚷嚷要保护海岛,要打仗,但是海军航空飞机续航能力特别差,我们到南沙去最多只能停留5分钟,因为发动机不行,耗油和续航能力不行。中国这些年一直在做表面、比较肤浅的生产性的东西,但材料技术没有根本性的突破,包括特别常规的材料技术都不行。一个车、一个发动机都做不好,我们要从日本进口,从德国进口最好的发动机。         阎焱:我见过很多、很多(3d打印机项目),我想在座很多都在做,我们看到有一个号称在美国3d打印机中间是最大的美籍华人也找过我们。这个东西不容易产业化,目前的3d打印机应用非常有限,再过几年吧,目前适合比较小的基金投入,大的基金进入时期不太成熟。         阎焱:二飞的问题你投还是不投?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投资不是说你有一个新的产品出来就要去投,而是你要问自己你要投什么?价值是什么?在什么地方有竞争优势和别人不一样?其实有很多的东西,大部分基金作为机构投资人是不能投的,比如一个人家里有几台3d打印机,我可以做DIY的东西,或者我生产DIY的机器,这本身是很难投的,第一,做这个机器的人很多,你机器的特点是什么?你将来所要做的市场有多大?这都是作为投资人要考虑的问题。我认为世界上做的很多东西不是机构投资者能够投的东西。举一个例子,如果你是有创意的艺术家,你做了什么东西呢?我做一个公司,我专门做纪念品,我在网上把图案传给你,你可以定制出来,我的父母或者孩子到生日的时候可以做这样的东西,把3D的东西变成一个Service、网络式的东西就值得投。投资关键是看价值,投什么东西,还有核心的东西有没有具有快速可扩充的能力?         阎焱:有一点我想说一下,现在人们讨论3D打印的时候,谈论比较多是某一些领域,人体器官的复制上,这有可能带来根本性的变革。但特点是相对比较小,用的耗材都是特殊耗材,对象大规模的制造。二飞,我觉得3D制造,我不知道是出这个傻题目,应该说一下关于3D问题,现在IT行业大家都翘首以待的两个东西,一个是Apple电视,东生已经做了,另外大家最希望Google眼镜,这个东西是更有意思的,这比我们讲3D制造有意思更多。         记者:有一个问题想跟大家探讨一下,我写过很多篇3d打印机的调查报道,把产业链的上、中、下游跑了个遍,我非常同意目前3d打印机概念被资本市场过度热炒,在核心的创新方面可能打印机材料创新非常、非常难,材料有一些,还有浙江或者北京很难有材料再创新的,有哪些看得更多?目前所做的事情和国外有什么不一样?         阎焱:非常抱歉的告诉你,中国在基础材料的研发和投入做得不够,因为需要长期投入,而且效果不一样非常明显,也有欣喜的消息,昨天许勤市长谈到在深圳市有一个做超物质的公司,我去看过这个公司有了革命性突破。还有另外一家在昆山,大家知道中国非常关注环保,有一个问题就是热量、能量储存的手段特别少,电也在储存,但电的储存方式非常少,热基本没有办法储存,这个公司的储能材料能够比已知材料提高8倍的储热能力,通过材料的改变达到储能效果。我们看到一个可喜的现象,在基本材料方面,包括我讲到的材料,大家知道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稀土生产上商,也是钨的提供商,我们占了全世界80%以上,但钨加工以后变成刀具、航空材料方面做得特别弱。我们正在看能不能收购瑞士做钻头、刀具的公司,慢慢来吧,希望大家,包括投资界人士、产业界认识共同努力,因为这是需要长期投入的事情。         阎焱:在材料技术方面对纳米技术方面的突破,在这方面的应用有一些比较大的可能。因为我们在分子结构上,现在进一步到纳米结构上,在医学上干细胞技术,所谓干细胞技术就是利用成长,如果干细胞技术结合3D打印技术,因为干细胞成长有一个东西在医学上也是困难,干细胞成长的时候可能对形状的控制做得没有原来那么好,如果有3D打印技术结合干细胞的成长更加精确和完美无缺。另外纳米技术突破对材料带来新的变革,你说的物理问题,包括分子结构的改变确实比较难,这是我们讲过为什么3D现在的应用不够产业化,造假的问题,最早DVD出来我们担心造假,彩色打印机出来也担心造假,过去历史发展过程中发现造假都是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的。我上次见LV的老头,他说现在不在意,过去这些年证明造假货对LV没有影响,而起到了广告的作用,在韩国有些A货做的质量越来越高了。
    站内搜索:   高级搜索